登录  |  注册

“双子新约”虚拟货币传销案判决 涉案14亿

来源:《检察日报》编辑:ya2022-01-13阅读量:6114

       2021年12月28日,《检察日报》04版刊登了一则报道:



       在这一报道中,披露了一起“双子新约”虚拟货币传销案。


       全文转载如下:


       炒币神器现形竟是庞氏骗局



       检察官出席法庭支持公诉


       打着“提供虚拟货币‘挖矿’、无需矿机即可炒币升值获利”的幌子,以数字货币为交易媒介,通过自设的App和虚拟货币交易所进行网络传销,不到4个月时间吸引会员8.4万余名,涉及江苏、山东、重庆等20余省市,涉案金额14亿余元。


       近日,经江苏省镇江市润州区检察院提起公诉,法院以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被告单位深圳某公司罚金,判处李某等16名被告人六年至二年不等有期徒刑,各并处罚金,涉案赃物、赃款及孳息、犯罪工具依法予以没收,上缴国库。


       发财梦碎币圈玩家损失惨重

 

       毛某家住江苏省常州市,是一名炒币发烧友。2020年7月,毛某被微信好友伞某拉进了一个神秘的投资群,群里正在热火朝天地介绍着一个即将上线的名为“双子新约”的投资项目。


       这款号称结合了5G、AI、Big Data、VR等技术的新项目不但听起来高大上,“钱景”也很诱人,宣称“只涨不停,永不关网”——只要以50个泰达币(一款与美元挂钩的虚拟货币,1个泰达币可兑换1美元)购买100个“双子新约”母币就能成为会员,再购买10个母币就有资格发展下线。入会会员既享有炒币升值产生的静态收益,也享有发展下线产生的动态收益,这些收益均以“双子新约”子币形式呈现。这些母币、子币不但都能持续升值,还可以在一个名为“大G交易所”的虚拟货币交易所里交易、变现。


       毛某听了群里的介绍非常心动。伞某趁势告诉毛某,有内部消息保证稳赚不赔,项目一上线就通知毛某。


       2020年8月,伞某果然给毛某带来了“双子新约”上线的好消息。在伞某指导下,毛某迅速下载了“双子新约”App,并注册激活了账户。当天,毛某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用时价约2.7万元人民币的泰达币购买了6000多个“双子新约”母币正式成为会员,并推荐了部分币圈好友作为下线。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,毛某不但获得了平台承诺的不菲收益,还发现“大G交易所”里交易频繁、人气火爆,这一切都让他觉得押对了宝。


       于是,他不仅又陆续追加了近70万元人民币投资,还继续介绍了8名币圈好友一起发财。谁知好景不长,毛某投进“双子新约”平台的母币、子币就无法通过“大G交易所”交易、提现了。总账算下来,毛某不但没有赚到一分钱,还亏了好几万。


       和毛某有着类似遭遇的币圈玩家不在少数。很多“双子新约”会员都蒙受了不同程度的财产损失,有的甚至血本无归。2020年11月16日,公安机关接到群众关于“双子新约”平台涉嫌传销的报案,遂于当日立案侦查。


       揭开面纱赚钱项目背后的传销陷阱


       随着侦查活动的持续深入,以李某为首的网络传销犯罪团伙逐渐浮出水面。


       现年38岁的“老板”李某仅有高中文凭,从2013年开始便接触虚拟货币。曾设计国外某数字货币传销项目的杨某是整个团伙的“军师”,“双子新约”设计思路、母子币价格操控策略等均出自他手。


       2020年4月,李某从朋友口中得知了国外某网络传销项目,并从中嗅到了商机。


       2020年5月至8月上旬,李某先是联系这个项目的设计者杨某等人设计了“双子新约”项目计划书,后又拉刘某、殷某等5人“入伙”,还重金聘请张某、汪某组建两个专业技术团伙。张某以深圳某公司名义开发了“双子新约”App1.0版本,汪某带领团队成员开发了2.0版本。为吸引会员和操控母子币价格,李某等人还为“双子新约”平台量身定制了“大G交易所”。


        一切准备妥当,李某等人便开始了“圈钱游戏”:从2020年8月App上线到2020年12月,“双子新约”平台迅速发展会员8.4万余个,层级关系多达316层,累计吸收会员泰达币2.23亿余个,涉案金额高达14亿余元。


       虽然该平台盗用了区块链、数字货币等概念并披上了5G、AI、Big Data、VR等高科技外衣,但其并没有任何实体经营活动,全靠不断发展下线维系运转。一旦没有足够多的下线源源不断地投入资金,该平台就会因承受不了越来越大的兑付压力而崩盘。这款迷倒无数会员的“炒币神器”,实质上仍是击鼓传花的“庞氏骗局”。


       引导侦查精准打击传销犯罪


       因案情重大、复杂,该案被公安部列为挂牌督办案件。润州区检察院迅速根据公安机关邀请成立办案组,提前介入、引导侦查。立案侦查之初,查获的涉案人员就有20多人,匿名会员更是多达8.4万余个。这些涉案人员是否全部构成犯罪?如何查明匿名会员间的上下级关系?检察官们主张根据涉案人员在“双子新约”平台中所起的具体作用从严认定组织者、领导者,并建议公安机关先通过交易账户锁定匿名用户的真实身份信息,再开展针对性调查取证。最终,公安机关将数名受雇用充当操盘手、客服且无法查实是否明知“双子新约”是网络传销的人员不作犯罪处理,并在多名匿名用户间梳理出了多条清晰的上、下线关系。


        为确保取证工作符合指控犯罪需要,检察机关先后5次与侦查人员会商案情并提出了18条针对性的建议,均获采纳。


       2021年5月,该案移送审查起诉。承办检察官在形成的近14万字审查报告的基础上,重点围绕网络传销团伙组织架构、涉案资金流向等方面编制了数十张图表,更加精准地厘清了每位犯罪嫌疑人的地位作用、涉案金额。此外,承办检察官还会同律师、嫌疑人家属共同做好释法说理工作,不但促使李某等16人全部认罪认罚,还敦促李某等13人主动退出了4.47亿元违法所得。


       2021年6月,润州区检察院以深圳某公司和李某、杨某等16人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向法院提起公诉,并全部提出确定刑量刑建议。2021年9月27日至28日,法院两次开庭审理此案,深圳某公司和李某等16人均自愿认罪。近日,法院全部采纳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量刑建议,并作出前述判决。


- END -
“双子新约” 虚拟货币 传销

特别声明:本文所有内容,包含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都来自网络,感谢原作者。如侵犯您的权利,请联系删除0898-66666065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