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  |  注册

两年圈钱1亿2000万!“神话币”破灭…

来源:新华社编辑:hui2021-08-31阅读量:14228


  2020年5月13日,专案组办案人员从成都押送犯罪嫌疑人回达州


  犯罪团伙紧盯有资金实力的投资者,设定“人设”、制定“话术”,由引流团队带入群,“资深讲师”线上“秀实力”,“水军”一旁鼓动,一旦受害人上钩,便火力全开授课“洗脑”,诱使受害人通过虚假交易App注入资金炒比特币、“神话币”,最后毁灭证据,卷款走人。不到两年时间,一个上千人的诈骗团伙以这样的手段使全国500名受害者的1.2亿元迅速“蒸发”。变换手段的“杀猪盘”电信网络诈骗案再度为全社会敲响反诈警钟。


  

2020年5月11日,专案组办案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审讯


  平台跑路,投资者血本无归


  2019年5月,上海市民方杰(化名)收到一条微信好友申请。通过验证之后,对方将他拉入了一个投资群,随后他根据群里发的链接转入了一个网上聊天室。聊天室里一位只能听见声音不见模样的讲师正侃侃而谈。按照讲师推荐的股票,方杰小试牛刀,很快小赚了一笔。


  一个月后,正在直播的聊天室里突然跳出一个交易页面。讲师带着几分不情愿,神秘地讲起了“神话币”,并称自己已挣了不少,还说“神话币”有位于国外的度假村项目托底,能够以币换房。


  过了几天,群里有人称自己已经去专门考察过,并陆续发出度假村的照片,这一切都让方杰对“神话币”深信不疑。很快,他便根据对方提供的网站下载了交易App,并注册了账户。


  第一次充值,方杰只投了698元。第二天交易App显示,已经获利100多元。5天后,方杰孤注一掷,再次投入资金近15万元,购买了6.8万多个“神话币”,看着“神话币”蹭蹭上涨,方杰心中暗喜,然而两个月后,却发现App不能再登录,客服也联系不上,才恍然大悟意识到被骗。


  被“神话币”“下套”的不止方杰一人。四川省达州市民张丽(化名)也被以类似的方式骗走近14万元。2020年1月至5月,四川省达州市公安机关经过缜密侦查,发现这些案件背后是一个以夏某、孙某光为首的特大跨境电信网络诈骗集团。


  该集团先后在境外多地设立诈骗窝点,以投资比特币、“神话币”等方式诈骗境内中国公民,涉案流水资金高达4亿余元,涉案团伙成员近千人。


  2020年5月12日至14日,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,四川省公安厅组织3000余名警力,奔赴全国15个省区市开展统一收网行动,共抓获犯罪嫌疑人868人,逮捕492人。经过一年多艰苦奋战,该案共制作证据卷宗1687卷,移送起诉人员559人,扣押涉案房产、资产等近亿元。


  一人分饰多角,反向“喊单”、虚假“炒币”交易榨干投资人


  参与本案侦查的达州市公安局达川区分局刑侦大队民警告诉记者,本案中“导师”诱导投资人购买的虚拟货币其实都是虚假交易,“神话币”更是子虚乌有。


  根据公安部有关平台查询受害人银行卡资金流向信息发现,这些资金全部流入了电信网络诈骗账户。


  诈骗集团是如何一步步得逞的?办案民警向记者详述了作案过程:


  该集团下设业务部、讲师部、行政部、客户部、技术团队、财务部,各司其职,管理严密。


  集团首先对网上招募来的业务员进行分组,每组10人左右,通过统一的模板、话术对他们进行培训。每名业务员领取5部以上的手机进行“养号”:一部手机注册一个微信号,每个微信号分配不同角色,主要包括老师、群助理、“白富美”、股票“小白”、资深股民等。


  客户进入群后,业务员便一人分饰多角,烘托讲师实力雄厚。待客户添加讲师或讲师助理好友后,便被拉进另一个大群。群内人员规模一般100至200人,但真实客户只有20至50人,其余全是业务员。


  完成对客户的第一波“洗脑”后,第二阶段便是开通直播间进行授课。团伙人员继续按照既定的话术夸赞讲师,并透露跟着讲师炒股赚钱的信息。随后,讲师会推出比特币或“神话币”产品,宣扬目前正是虚拟货币的绝佳投资机会,团伙人员也一拥而上通过虚假话术跟风。


  上钩的客户在犯罪团伙指定的交易平台登录后,选择入金通道。这些入金通道全部为私人账户,客服确认后,为客户在平台充值相应金额。


  接下来的炒币过程由讲师“喊单”完成,即由讲师决定买卖的价位和时间。对于购买比特币的客户,受害人通过App看到的涨升曲线与比特币实盘有几秒钟的时间差,犯罪嫌疑人以反向“喊单”的方式让客户误以为是正常的投资亏损;对于购买“神话币”的客户,犯罪嫌疑人则任意操控数据,并以180天的“锁仓期”为由,限制客户出金。


  待犯罪集团完成资金占有后便关闭交易平台,收回所有工作手机,毁灭所有手机数据,人间蒸发。


  

2020年5月16日,“509”专案组办案人员押送犯罪嫌疑人回达州


  打击黑灰产业链,全民参与构建反诈新格局


  近年来,电信网络诈骗手段不断翻新、技术手段升级,呈现周期长、环节多、多手段叠加、跨平台实施等特点。受害对象已逐渐从老年人向中青年群体转移。特别是以“区块链”“虚拟货币”等新兴概念为噱头的电信网络诈骗更是让许多人防不胜防。为了逃避打击,诈骗团伙将窝点设于境外,通过网络招募业务员,一些人不明就里,最终沦为共犯。


  办案民警介绍,本案中有部分犯罪嫌疑人是初入社会的大学生,冲着没有门槛的入职条件和比同类型公司高几百元的底薪,误入歧途当起了“业务员”。


  办案民警表示,治理电信网络诈骗,一方面应继续深入开展“断流行动”,严厉打击蛇头和偷越国(边)境人员,切断偷渡通道。另一方面,要继续加大对贩卖银行卡、电话卡、个人身份信息的灰黑产业链的治理,深入开展“断卡行动”,从源头上铲除电信诈骗的滋生土壤。同时,还要加大宣传力度,使反诈宣传更加深入人心,各地各部门应当切实履职,形成全民参与的反诈格局。


  近年来,传统犯罪加速向网上蔓延变异,电信网络诈骗等新型犯罪快速上升。网络新技术、新业态一经出现,利用其实施的电信网络诈骗就立即产生。对此,必须增强打击治理的预见性,加紧技术反制、及时开展宣传防范,构建多领域、全方位、立体化的打击治理格局。


  防范电信网络诈骗,除了政法机关严厉打击犯罪、各部门合力筑牢“反诈防火墙”之外,公民个人还应时刻牢记“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”,树立正确的价值观、财富观。任诈骗手段改头换面、不断翻陈出新,不轻信、不转款才是抵御诈骗的根本。

- END -
圈钱 “神话币” 破灭

特别声明:本文所有内容,包含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都来自网络,感谢原作者。如侵犯您的权利,请联系删除0898-66666065。

相关文章